1. <video id="uqje5"><menuitem id="uqje5"><strike id="uqje5"></strike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  2. <tt id="uqje5"><noscript id="uqje5"><sup id="uqje5"></sup></noscript></tt>
        <acronym id="uqje5"></acronym><rt id="uqje5"><meter id="uqje5"></meter></rt>

        <rt id="uqje5"><menu id="uqje5"><em id="uqje5"></em></menu></rt>

        <input id="uqje5"></input>

        我的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    成長記憶 | 徐明珍:閱讀之甜在心間

        ?。。。?!111.jpg


        “讀書之樂樂何如?綠滿窗前草不除?!背跻娺@句話,便感動于言辭中這份愛書的“癡癡”之美,不禁又想起了那些“餓勞”讀書的日子,家鄉人要是愛極了某樣東西,愛到令人生厭,會被說成是“餓勞”。


        我的閱讀開端應該起源于家門前的草坪和大伯的章回小說。夏天的夜晚,退卻白天的炎熱,家門前這剛擺得下五六張曬席的草坪成了鄉親們納涼聊天的好去處。每當夜幕降臨,吃過晚飯,我們堂兄妹再加上附近鄰家一共10個小孩總是率先登場,在草坪上嬉鬧玩游戲,如翻筋斗、跳皮筋、踩高蹺……等到大人們帶著小板凳陸陸續續聚攏來,這個時候,我幼年的“偶像”大伯父就“閃亮登場”了。


        草坪上的夜宴,大伯總是最后一個出場,但只要大伯一出場,熱鬧的草坪似乎一瞬間就安靜了下來,孩子們不等大伯坐定,就已經爭搶著湊到他的身邊,大伯總是微笑著開始每天晚上最重要的節目,只聽他一清嗓子,開場白脫口而出:“昨晚說到第十八回,‘薛丁山領兵救父,竇仙童捉擒丁山’,今天且聽第十九回,‘薛丁山山寨成親,竇一虎歸唐平西’……”


        大伯是我小時候見過的唯一會看書的人。夏天正是農閑時節,大伯白天看書,晚上便講故事給我們聽,說到動情處,他還會用一種特別好聽的腔調將書里的七言詩唱出來,一大群活蹦亂跳的孩子,唯有大伯的故事能讓我們安靜下來,聽故事聽得如癡如醉。在這些聽故事的孩子中,我算是聽得最癡迷的一個,每每他說完一兩回,說到“欲知后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”時,我還托著腮幫子,不舍離去。那些年的夏天,大伯斷斷續續地給我們講完了《薛仁貴征東》《薛剛反唐》等一整套傳奇故事,還有三國與水滸、楊家將與七俠五義……年長月久,有些書已經記不清名字來了,但那些經由大伯精彩“播報”的故事,在我心里種下了想要讀書的種子。再后來上了學,才識得幾個字,就開始趁大伯把書放在腳邊抽旱煙的間隙,悄悄翻看起他借讀的小說來。


        1990年代初,我讀二年級,擁有了第一本真正意義上的課外書,那是一本沒有頭也沒有尾的繁體字書籍《聊齋志異》,前后的內容被撕掉了很多,我其實是后來讀了中學才根據故事情節,知道那本書叫《聊齋志異》的。那個夏天我生了一場大病,整天悶在屋里出去不得,父親不知道從哪兒得來一本舊書,竟把我迷住了,我幾乎全是“大字讀半邊”一邊讀一邊猜,模模糊糊地知道了一些田七郎、王子服,還有狐仙的故事。到后來,父親又借來一些通俗小說雜志《今古傳奇》,比起繁體的聊齋,雜志里的文字簡單很多,我很快如饑似渴地讀完了。


        四年級時,父母把我送回家鄉跟外婆居住。外婆大字不識,家里當然也是沒書可讀的??墒窃谕馄偶易∠聛砗?,我意外地發現了一本巨大的“有字天書”,那就是用舊報紙、舊雜志糊著的天花板和墻壁,那上面有許多有趣的小故事,還有連載的小說呢。那些文章,若是有幸全部貼在同一版,我可以圍著房間把它讀完,若是貼反了,或是找不到的,我會不厭其煩、小心翼翼地把它們撕下來,一張張地找,總有一些能被我找到,每每找到一頁,我會欣喜若狂,急急地讀完,又開始新的尋找。最累人的是那些貼在天花板上的“書”了,我踩著高高的椅子,仰著頭看,等到脖子痛到實在堅持不了,我才肯躺床上休息,等酸痛感一過,馬上又上椅子閱讀。


        可想而知,過不了幾天,外婆家的墻壁和屋子就一片狼藉,在田地里忙了一整天的外婆,只是慢慢地打掃著一間又一間的屋子,并不責罵我。有一天,她神秘地把我叫到四舅舅的房間,打開了四舅舅的柜子,我驚呆了——那種平常只用來裝衣服的大柜子里,竟然裝了滿滿一柜子的書?;艁y中,我把那些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書一本本打開又合上,打開又合上,只要是有圖畫的,估摸著我能看懂的書我全都一股腦兒搬到了地上。然后悄無聲息地呆在那間屋子里,開始了我的閱讀。最先吸引我的是那些殘缺不全的小人書,那些小人書大多沒了封面,或者中間掉了很多內容,只有一套比較完整的是《八仙過?!?,也有一些戰爭題材的,比如《野火春風斗古城》,還有一些童話故事,當然,和所有的農家一樣,書柜里最多的書也就是中學課本而已。


        記得有一次,外婆干活回到家,看不到我,急得滿村子都找遍了,最后發現,我竟躺在書堆上,睡得正香。從此,外婆放心去干她的活,我則一整天躲在四舅舅的屋子里看書。冬天的時候,她還把樓頂上一堆丟棄了很久的舊書也給我搬到了屋里,并給我準備了火桶,坐在溫暖的火桶里,就著昏黃的煤油燈,捧著一本又一本散發著一些霉味的舊書,還有外婆坐著瞌睡時一拜一拜的身影,我度過了一個個漫長的冬夜?!?/span>


        那時,如我一般大的同齡人是免不了要幫家里人干農活的,而我卻整天窩在家里,不曉得幫外公外婆的忙,只管“餓勞”讀書。在村里人看來,我是個懶姑娘,將來是嫁不出去的,而這時候,我的外婆卻總會驕傲地說:“我這個妹仔好讀書,將來一定有出息,等我老了就有糖吃嘍!”于是,在我年幼的心里,讀書的唯一念想就是為了長大后能給外婆買很多很多的糖吃,以彌補不能幫外婆干活的愧疚。

         

        春去又春回,窗前草又綠,多少年過去了,到如今,我有了很多書,也有了很多讀書、讀好書的機會,但能夠靜下來讀書的日子,卻漸漸少了。我到底還是沒能成為外婆口中那個有出息的人,當我能買得起很多很多糖的時候,九泉之下的外婆卻再也吃不上了。


        文/徐明珍

        文字編輯/向秋樾

        視覺/實習生 任夢娟

        編審/李纓

        好爽好黄好刺激的视频
          1. <video id="uqje5"><menuitem id="uqje5"><strike id="uqje5"></strike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      2. <tt id="uqje5"><noscript id="uqje5"><sup id="uqje5"></sup></noscript></tt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uqje5"></acronym><rt id="uqje5"><meter id="uqje5"></meter></rt>

            <rt id="uqje5"><menu id="uqje5"><em id="uqje5"></em></menu></rt>

            <input id="uqje5"></in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