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u id="nphkz"></u>
  • <acronym id="nphkz"></acronym>
  • <wbr id="nphkz"></wbr>

        我的位置: 首頁 > 原創>獨家策劃 > 正文

        【古今滔滔】 同吟葬花,為何說蘇東坡活得通透?

        W020220509549035132236.jpg


          立夏之后落英繽紛,古人常吟詠落花詩,來感嘆春光易逝。


          落花詩分為兩種,一種用歸納法來寫,“一朝春盡紅顏老,花落人亡兩不知”,寫盡哀傷;另一種用演繹法來寫,“落紅不是無情物,化作春泥更護花”,寫盡美好。


          歸納法偏向感性,依靠眼見的現象和經驗,對一件事做出判斷,黛玉寫的《葬花吟》,“試看春殘花漸落,便是紅顏老死時”用的就是歸納法。


          通過春逝花落的現象,歸納出衰老后的悲哀。


          演繹法偏向理性,先把問題的實質搞清楚,再一步一步推演結論,蘇東坡寫的《蝶戀花·春景》,“花褪殘紅青杏小”用的就是演繹法。


          花雖殘,紅雖褪,枝上卻結出了果實,以花轉果的實質,推演出萬物在不斷轉換變化成新的形態。


          歸納法或者依靠經驗,或者依靠眼見來得出結論,但眼見的是現象,并不一定是本質,經驗也不能解決超出認知的問題,歸納法很容易固守成規,或者判斷失誤。


          演繹法先搞清楚問題核心,需要積累大量知識,在正確的大前提下進行推演,只要前提沒有錯,推演的結論也不會錯。


          兩種思維法,兩種落花詩,一種通透達觀,一種消沉迷茫。


         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周滔

        編輯 魯媛

        二審 楊韜

        三審 閔捷

        好爽好黄好刺激的视频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<u id="nphkz"></u>
      1. <acronym id="nphkz"></acronym>
      2. <wbr id="nphkz"></wbr>